首頁 新聞中心 要聞

南充男子稱20萬元借據是受迫所寫 法院駁回訴求

2020-06-03 11:11 南充新聞網

杜某向法院起訴李某, 請求判決其償還借款20萬元, 獲得法院支持。然而,李某隨后向法院起訴杜某, 稱自己出具給杜某的20萬元借據和收條是受到對方暴力脅迫后寫的, 請求撤銷該借據和收條。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

報案稱遭脅迫寫借據 警方未立案債務須還

杜某和李某都是南部縣人,2013年6月,杜某承包了山西襄汾縣某工程后, 請李某負責工程管理。從此,雙方有多筆經濟往來,2016年12月19日,李某向杜某出具了借據和收條各一份, 并將落款時間寫成2016年5月26日, 稱收到杜某現金20萬元。 就在第二天,即2016年12月20日,李某向西安市公安局蓮湖分局北關派出所報案, 稱在西安市蓮湖區某酒店發生糾紛。12月21日,李某向杜某轉款9000元。12月23日,李某向臨汾市公安局提交一份針對杜某的控告書, 臨汾市公安局于12月26日作出不受理信訪事項告知書, 告知李某反映的事項不屬于臨汾市公安局管轄,應向襄汾縣公安局提出。

在向杜某出具借據和收條后, 李某沒有按約定期限向杜某還款, 杜某遂向南部縣法院起訴李某,要求償還20萬元借款,南部縣法院于2017年作出民事判決書, 判決李某向杜某償還借款191000元(已還9000元)。

不服判決起訴對方 請求撤銷借據收條

李某不服該判決,于2019年7月2日向南部縣法院起訴杜某,以自己受迫為由,請求法院撤銷案涉借據和收條。

李某在法庭上陳述,2016年12月18日,他被杜某等人從山西仁和工地上騙出,并搶走了他的手機和錢包后,將他脅持到西安,在西安某酒店開了房間后,杜某及其同伙在房間內對他實施威脅,要求他拿出20萬元現金, 他表示拒絕。2016年12月19日,杜某叫來雙方都認識的同鄉李某龍調解,李某龍調解無效后,杜某叫人對他實施恐嚇,強迫他寫了20萬元的借據與收條。“我在獲得人身自由后立即向西安與山西兩地公安機關報案,公安機關因為嫌疑人杜某等人沒有到案,所以至今沒有立案。”李某說。

針對李某的指控, 杜某卻辯解稱,2016年5月26日李某給他出具的借據和收條真實有效,南部縣法院對本案已經判決。“李某在向我寫借據后, 又向我轉款9000元,充分說明借據和收條是他的真實意思表示, 不存在脅迫。”杜某說。

無法排除合理懷疑 法院判決原告敗訴

李某向杜某出具的借據和收條是否是受迫所寫呢? 法院審理后認為, 杜某承包了山西某工程后, 由李某負責工程管理,雙方此后有多筆經濟往來,也曾多次結算, 該條據系雙方之前的經濟往來結算后形成的可能性較大。 李某主張在受迫時出具借據和收條, 雖提供了公安機關的報警回執, 但并沒有提供公安機關是否立案受理的相關證據, 這不能直接證實他是因受迫出具借據的事實。且臨汾市公安局出具了不受理信訪事項告知書后, 李某并未按臨汾市公安局的告知繼續向襄汾縣公安局提出控告。此外,在出具借據和收條后, 李某向杜某支付借款9000元,從日常生活經驗判斷, 李某在受迫的情況下出具借據、 收條后又向對方支付款項等行為的可能性不大。李某舉出的證據不能達到排除懷疑的證明標準, 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責任。日前,該院作出一審判決,駁回了李某的訴訟請求。(記者 何顯飛)

受迫訂立的合同可申請撤銷

全省十佳律師事務所——四川罡興律師事務所主任任靜:《合同法》 第五十四條第二款規定,一方以欺詐、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,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,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。 當事人請求變更的,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不得撤銷。本案中,原告所舉證據不能證明是在受脅迫的情況下出具的借據和收條, 故被法院駁回訴請。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美人捕鱼赢钱技巧 麻将算钱规则图 手机捕鱼棋牌游戏平 河南快3走开奖 体彩e球彩开奖查询 福利彩票中奖查询结果 燕赵风釆20选5 黎民百姓两组三中三网站 怎样判断股票涨跌 江西快3预测推荐 股票在线交易平台